“一核两翼,一岛两湾”将构成大连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的港口主框架
作者:潘晓楠 来源:大连港新闻中心 添加日期:13-03-06

 


——访大连理工大学港口与近海工程研究所所长郭子坚

 

  2013年新春,大连港集团科学谋划了“一核两翼,一岛两湾”的国际强港基本框架,指出“一核”是大窑湾;“两翼”是大窑湾、庄河、长海构成的黄海翼和旅顺、长兴岛、太平湾构成的渤海翼。“一岛两湾”,就是长兴岛和大窑湾、太平湾。新的发展战略蓝图的绘就将对大连港的未来发展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我市长期从事港口战略研究方面的专家、大连理工大学港口与近海工程研究所所长郭子坚教授,请他对集团这一发展思路进行专业解读。


 

记者:您认为大连港提出“一核两翼,一岛两湾”的发展思路,对于未来有着怎样的战略意义和影响?

郭子坚:从大连港近年来的发展可以看出港口功能的不断转变,从第一代到第二代再到第三代,现在又在向第四代港口迈进。
从港口服务功能看,“一核两翼”是港口功能布局的一种考虑。这种布局从宏观上是以大窑湾为核心,建设国际物流港。
大连在辽宁省的最南端,一边在渤海岸线,一边在黄海岸线。我们原来较偏重黄海岸线,主要是集疏运条件及渤海冰情、老铁山水道等因素使大连的渤海侧岸线开发较慢。大连港对渤海一侧的开发是从长兴岛开始的,起初长兴岛的定位是大窑湾的后备港区,但随着东北经济形势的发展,长兴岛逐渐变成了石油和重化工业为主导的临港工业基地,那么把太平湾作为大窑湾的一个后备港或者是长兴岛港区功能的补充是比较理想的。
  大连的城市本身来说是依港而建,因港而兴,港口的发展需要后方有广阔的空间。太平湾是与腹地靠得更紧密,其次其后方的发展空间十分广阔,所以将成为大连港发展的一个重点。所以我觉得集团的这种开发思路和战略构想本身是符合港口自身发展规律的。

 

记者:太平湾作为大连港战略布局在渤海一翼上的重点港区,今年将全面启动建设。在太平湾港的发展上,大连港提出了港城一体化的开发思路,对此您个人有何见解?

郭子坚:集团的这种开发思路我认为是正确的,也是有前瞻性的。太平湾的开发不单纯是从港口自身来讲,要从港口为临港产业、为物流服务,如果可能的话要和城市功能结合起来。作为港口,传统意义上讲就是装卸和运输服务,但事实上,港口还应有临港工业功能、贸易服务功能、城市生活功能等。
  港口主体和常规的功能是水陆联运的枢纽,是人、货物、船舶、车辆等的集散地,以及为船舶提供各种服务设施的场所。现代港口还应该具有产业、贸易和生活活动的功能,以及形成带动周边城市经济发展的功能。因此,港口除了产业空间、物流空间之外还应该有生活空间,现在来看这种理念是比较超前的。就是说港口不仅应简单地提供装卸服务,还应该有地产、金融、贸易,从低端到高端的服务业,包括现在我们正在做的船舶服务,这些都是以港口为核心拓展的产业。
随着贸易国际化和信息化的发展,现在许多国家都在不断探索港城共同发展的途径和模式。港城共同发展首先需要创造综合性的港口空间,包括高质多样的产业空间、高效率的物流空间和丰富多彩的城市生活空间,这就将港口及港口区域空间所具有的产业、物流、生活等各种功能有机地联系起来,形成了一个多功能的空间。
  太平湾未来不单是做港口运输,还要做物流和供应链。在国外,如日本,在港界之内的城市功能服从于港口规划而非城市规划。日本神户的港湾人工岛,港界之内绝不仅是港口装卸,它把公园、住宅、社区配套都融为一体,港口开发已经不再是生产装卸的一种功能,而是把城市功能融合到一起。如果太平湾的港口能把城市的功能融为一体来建设,那么对大连港集团来说是一种战略转型。不但是装卸服务的供应商,还涉足物流产业、临港产业,是城市生活的组织者,集团的现代港口服务与运营模式也就发展起来了。
  港口生产本身是低利润的产业,但我们可以利用其他一些高附加值的产业拉动港口装卸盈利低的局面。在国际上有很多办法,像日本发行债券、基金来弥补港口的亏损;美国纽约港靠公交及水上直升机场、商务大厦和延伸的一些产业服务来弥补港口主业的不足。港口的发展需要不断拓展功能,吞吐量只是港口生产的一个指标,要考察一个企业的发展活力还有很多指标。从这一点来看,大连港具有很好的优势。首先我们有城市作依托,有良好的金融、商贸等服务功能,我们还拥有期货交易市场,大连的城市发展环境是环渤海许多城市无法比拟的。港口本身是综合的,延伸的服务功能很重要。所以太平湾的发展也必须要和城市功能综合起来考虑。港口开发的同时进行城市开发,二者有机结合到一起,使集团的产业延伸、功能延伸,从而打造真正意义上的“港城”。

 

记者:您的思路对于我们很有借鉴意义。您觉得“一核两翼,一岛两湾”这样的发展格局,对大连港乃至整个大连城市的发展有着怎样的意义?

郭子坚:大窑湾是以大连城市为依托的国际贸易港,长兴岛是大连城市产业功能转移的承接地,将来大连城市不断扩展,容易给城市造成污染的企业将会逐步搬迁,这是大连城市经济发展和长兴岛的一个互动。而太平湾就不仅仅是为大连城市,它的未来将面向整个东北腹地,相当于大连城市功能的延伸,是大连全域城市化建设的一个新的增长极。对于港口而言,相当于大连港的第二港区。我们有核心港区,有工业港区,再有太平湾,就缩小了同腹地的距离,并可以把目前有的服务功能延伸到太平湾,还可以在发展港口装卸运输功能之外,对产业的上下游进行拓展,开拓商业地产、工业地产等新的领域,对港口核心竞争力的增强将大有裨益。



记者:今年是大连港“十二五”的攻坚年,也是大连港集团全面助推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关键年,您认为港口在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中应当肩负起怎样的职责?

郭子坚:说起航运中心,今年是第十年。港口只是航运中心中很小的一部分。航运中心本身是一种服务,更多的是一种城市功能的体现,是除了装卸之外,港口拉动城市功能的一种需求。因此要从城市功能角度来考虑,包括物流,包括城市一些其他相关行业,港口的上下游产业等。 
  大连港在航运中心建设中应该说起到主导作用。大连港对城市的贡献,很大程度上体现为对上下游产业的一种拉动。航运中心没有具体指标,要形成一个中心,首先要有对资源配置的能力。现在航运交易市场我们有了,这是航运中心很大的一个标志。但航运中心还有另外一些标志性成果,比如说运价指数。现在我们只有集装箱的运价指数,且发布的时间短,种类还比较少。我们还需要把多个信息平台进行融合,这对我们的航运中心建设是非常有帮助的。
  航运中心绝不单单是建设港口,现在我们建港更多的是为了使临港的土地资源增值。从航运中心的角度来讲,目前对港口硬件设施的需求基本可以满足,更多的是要增强港航口岸软实力,大力提升港口运营实力、发展现代港口物流、有序推进港口规划与建设,提高港口服务水平。在口岸服务、港航政策、安全和环境保障,以及港航服务业、高端服务业,包括一些期货、指数等方面我们还是有很多需要发展的。大连港因为区位的优势成为了航运中心建设的“龙头”,但是大连港和大连市在建设国际航运中心的过程中,还应该对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振兴做好支撑,只有承担起这一社会职责,才不愧为“航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