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大件王”名震海内外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09-05-06

http://www.portdalian.com/sys_images/nopic_supply.gif


大连“大件王”名震海内外
(2009年5月2日《大连晚报·棒棰岛周刊》)
     五一国际劳动节前,王锦德被评为省劳模。他有啥绝活呢?
     出口大型设备装船,谁能装上?王锦德;飞机滑出跑道要最快让它回来,谁能做到?王锦德;电脑图纸明明显示可以装上的货却怎么也装不上,找谁?王锦德;别人装不上船的大件、不规则件,让王锦德装上了却卸不下来了怎么办?还找王锦德。
     王锦德是大连港集团杂货码头公司大连湾作业区调度室副主任,外号叫“大件王”。
     本周,记者走近“大件王”王锦德,听他讲述了他与港口“大件”的故事。
20年指挥装卸大件从未失手
     见到王锦德时,他正和同事说话。每个从身边经过的人都会笑呵呵地跟他打招呼,看得出王锦德人缘很好。
     见到记者,王锦德一时语塞,总觉得自己获得省劳模没什么好说的,“前几天刚去沈阳领的奖,也没觉得有什么特殊,就是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
     算起来,王锦德是大连港的老员工了。1970年,初中毕业的他进入大连港,从装卸工开始干起。“干了8年半的装卸工,又做了1年的业务员,又干了3年的调度员、4年的工艺员……1989年开始从事大件工作。”说起自己的工作经历,王锦德样样记得很清晰。
     “‘大件’这个活,一般老百姓可能不太了解。改革开放以前,港口的大件一般以进口为主,像鞍钢、辽化改造会进一些新设备等;改革开放以后到现在,尤其是近五六年,我国的加工制造业发展很快,出口的东西越来越多,量也越来越大。很多电力工程、化工设备的出口就比较多了。”看来,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港口的大件装卸情况也能折射出我国工业的发展状况。
      自从接了这份工作,王锦德就买来理论力学、结构力学、吊装工艺学等相关书籍,开始自学各种吊装工具的属性特点以及船舶、货物的特征要求等。老伴儿曾经对他不理解,笑他成了“书呆子”,是在“浪费钱”。可王锦德却说:“干活要讲究认真和责任,大件设备每件货都很贵,百万元、千万元的都有。从大处讲,咱要对国家财产和货主利益负责;从小处说,咱要把活干好,不能让人戳脊梁骨。”王锦德说。
      跑库场、爬船舱,练习观察力、目测力,反复丈量货物尺寸和船舱容积,检查吊具负荷,装卸方案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要多次斟酌研究。从1989年干上大件业务员以来,20年间王锦德指挥装卸大件设备千余次,无一件设备损坏,创造了港口大件装卸史上的奇迹。
他装大件让日本人折服
     连王锦德也说不清楚,自己“大件王”这个称号是从什么时候叫起来的。
     “记得有一次大连机车厂出口机车,机车体积重量都很大,不好装船。船上的大副可能觉得没什么问题,便指挥船员操控船吊装船,结果第一辆机车就被连续碰撞装不进船舱,旁边的发货人急得直嚷嚷。后来他跟我说:到装船时才明白这里面的学问也不少。再以后他每次到港口装卸大件设备就冲我喊‘全交给你了,我不管了。’”王锦德笑呵呵地说。
     还有一次,一名日本客人带着电脑来装货。他拍着手里的电脑对王锦德说:“这里面有所有货物和船舱的结构图,按照电脑规划的方案装船肯定没问题,这可是现在最先进的技术。”经验丰富的王锦德认为靠电脑不一定行,可能会产生误差。可日本客人很较真,坚持要根据电脑图纸来装船。因为受船舱底部弧度的影响,最后一件设备就是装不下了。无奈,日本客人只好重新按照王锦德的方案来装船。装好了船,运到日本后,当地的大件业务员却怎么也卸不下这些设备,只好向大连方面求助。至此,那名日本客人由衷地佩服王锦德。
一有大件的活就全找他
    “想干好‘大件’并不容易,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体积过大的、形状不规则的、贵重的……怎样在船只的有限空间内把货物安置好?怎样把它们安全从船上卸下来?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其实有着大学问。”
     “以前也并不是由专人做大件设备装卸,都是其他工作人员兼做,忙起来顾得了这个顾不了那个,设备装不进船里,国外来的船卸不下设备、损坏设备的都是常事。后来设置了大件业务员这一岗位,开始专门盯这一块。”王锦德介绍说。
      多年以来,王锦德先后成功组织完成了我国自行设计制造出口的第一台核电站反应堆设备、秦山核电站60千瓦发电机定子、大连机车厂生产的内燃机车等大型设备出口装船任务;成功地指挥了吉化一期、抚顺乙烯一期、大连华录等国家重点建设项目进口的大型成套设备的接卸任务。在业内,他的外号“大件王”逐渐声震航运界,除了大连,连中国香港、日本、德国等地的很多同行都对他伸出大拇指。
为机场排险曾获一等功
     很多人都曾问过王锦德,工作这么多年来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他告诉记者,是一次帮助机场排险的任务。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有架飞机冲出跑道,影响了机场的正常进出港航班。当时很多人出主意,要搭建什么架子把飞机吊出去。我想这要等搭建完还不得一个星期啊,得采取别的快捷办法。我就仔细研究了状况,设定出一套方案,果然一吊就把飞机吊起来了。为这事我还立了一等功呢。”王锦德自豪地说。
     因为王锦德越来越专业,知名度越来越高,不少单位都看好他,直到现在还有人想高薪挖墙脚。王锦德透露说,10多年前就有人出价二三十万外加一套房子,当时他月收入在千元左右。
     “我是从大连港成长起来的,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由于这里的平台,无论如何我不会离开这里。”他停顿一下说:“更何况,我喜欢这里的气氛,下班时推着自行车回家,和每个工友热情打招呼,我喜欢这里。”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经常在节假日里王锦德也要工作,很少能陪家人过节。1998年,王锦德母亲病危,他忙得实在抽不开身,等他后来急急忙忙赶去医院,母亲已经离去。同时,港口的工作还在等他、病重的父亲也需要照料,无奈之下,王锦德含泪将母亲的后事及父亲交给弟弟妹妹。两天后,王锦德赶到殡仪馆为母亲送葬,可仪式刚刚结束,便又传来父亲病故的消息……
      说起往事,虽然嘴上不说,但仍能感受到王锦德心中的亏欠:“以前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常会跟我儿子说‘一到过年过节,差的就是你爸。’可我能怎么办?自古忠孝难两全,家庭和事业出现矛盾,我只能选择一个。”

中国大连港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港湾街1号  邮编:116004

技术支持大连口岸物流网有限公司  辽ICP备05015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