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日报:中欧班列箱量迅猛增长背后的博弈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17-08-29

 


中欧班列箱量迅猛增长背后的博弈
——“一带一路”中欧班列体验之旅系列报道之三
2017-08-18
    莫斯科是俄罗斯乃至欧亚大陆重要的交通枢纽,也是此次中欧班列体验之旅的最后一站。作为俄罗斯铁路系统的中心,莫斯科营运货物量约占全国总量的1/10。俄罗斯最大的铁路集装箱运营商——俄罗斯铁路集装箱股份有限公司Trans Container(英文简写“TC”)的总部就在莫斯科,俄罗斯有一半的铁路集装箱运输是由TC来保障的。作为大连港中欧班列最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TC也是大连港中欧班列境外宽轨段的主要承运人。因此,在莫斯科的采访行程中,TC总部是非常重要的一站。
    本报记者赵蕴颖
    “TC的‘老大’相当于俄罗斯的铁道部长。”大连港新丝路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猛开玩笑说。而TC总经理彼得•巴斯卡科夫也的确给了我们一个气场全开的“入场式”。在TC总部会议室,我们受到了除巴斯卡科夫以外各部门总监的列队迎接。之后,当我们在会议桌一侧坐定,总监们依然在另一侧保持站姿,直到巴斯卡科夫入场。看得出来,TC为我们安排的是一次高级别会晤,对于大连港这个合作伙伴也给予了相当的重视。
    “今年,大连港中欧班列的箱量在大幅提升。”根据巴斯卡科夫现场给出的数字,今年上半年,大连港中欧班列从后贝加尔进出口的数量达到2万标箱,占TC总量的25%,同比去年增长了50%。而大连—沃尔西诺公共班列是中国发往莫斯科班列中的明星,“在后贝加尔站,我们能确保大连港—沃尔西诺班列24小时内换装,并承诺客户12天从大连抵达沃尔西诺,就目前整个市场上的货运关系来说,已经非常高效了。对于货主而言,大连港是No.1。”巴斯卡科夫如此评价双方的合作关系:“已经达到了非常好的状态。”
    事实上,最亲密的合作关系也伴随着双方的激烈博弈。中欧班列箱量的迅猛增长,也使这条物流大通道的运输能力趋于饱和。为此,TC近年不断提高境外段的铁路运价。据大连港集团提供的资料显示,以一个40尺集装箱计,2015年至2016年,中欧班列境外段运价成本上涨约200美元;2016年底至今,TC境外段运价再次上涨200至300美元,总体涨幅达到23%,作为班列经营者,大连港的利润空间势必受到挤压。
    2012年,TC牵头组建了宽轨联盟,又称“1520mm俱乐部”,联盟内包括芬兰、波兰、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及中亚五国等。TC在宽轨国家中的影响力使其在定价及市场运营方面居于主导地位。而中方企业尚未建立共同协作机制,对境外段铁路运费议价能力不足,涉及班列其他事项的谈判中,话语权偏弱。
    到TC总部见巴斯卡科夫,李猛是带着任务的。因为TC迟迟不放运单代码,长城商品车班列已在大连滞留近一周,理由是“中欧班列箱量增长过于迅猛”,而TC的车头“不够用了”,为了“多拉快跑”,TC一周前突然改变政策,要求班列必须60个集装箱成组,而这趟班列还差5个,“长城汽车的生产和发货计划是早就定好的,临时增加5个集装箱根本不可能。”
    从后贝加尔、伊尔库斯克一路和TC亚太地区陆运销售及客服部沟通协商无果,李猛在采访结束后,拖着公司单证部客户专员也是我们此行的俄语翻译陈玉雪进了巴斯卡科夫的办公室,直接对话“大BOSS”,才拿到了代码。但是,“这次解决了,不代表下次也解决了。”李猛解释说,TC依然坚持班列60个集装箱成组,这将给今后的货源组织提出新的挑战。
    记者手记
    李猛的“空箱子”执念
    沿莫斯科河一路向南,经M3国道行驶80余公里,驱车约2个小时,就来到了大连—沃尔西诺公共班列的终到站沃尔西诺。2016年1月27日,大连—沃尔西诺“三星班列”开通时,场站总监德米特里•叶尔莫洛夫许下“班列数量能不断提高”的愿望,现在已经实现了。如今,这里正在扩建,两年后,场站面积将再增加4.5万平方米,作业能力也将从目前的10万标箱增加到35万标箱。
    面对德米特里•叶尔莫洛夫的万丈豪情,李猛只想让他知道:“如果不缺箱子,班列能从目前的一周2班增加到4班。”由于大连—莫斯科班列去程、回程货物的不平衡,班列到莫斯科,拆箱后,空箱子就堆在包括沃尔西诺在内的各个终到站。怎么才能让空箱低成本、最好没成本地回到始发站大连,是李猛整个行程中一桩心事,看到沃尔西诺集装箱堆场上一摞5层的空箱子,李猛“垂涎不已”。
    大连港为此想了很多办法,比如空箱配货,把三星的空箱子拖回伊尔库斯克,捎上远东森工的板材回大连,节省了一部分成本;创新使用汽车转运架技术,可以实现1个40尺集装箱由装载2台车增加到4台车。在莫斯科,李猛不失时机、不遗余力地告诉每一个能影响空箱调运的人:“只要有箱子,货物会源源不断的!”
    走到莫斯科,记者看到的已不仅仅是中欧班列“节省时间成本、加速货物流动、提高资金效率”的优势,因为“跑得太快”,国际物流通道运输能力趋近饱和,推高的境外段运价蚕食了中欧班列的利润。还有一些是记者没有看到的,诸如各地班列竞争激烈、地方政府支持力度不均,造成国内段运价的低水平无序竞争……这些都在拖慢这列高速行进中的列车。
    中欧班列在迅猛增长,也面临挑战,如何共建繁荣,实现双赢?还要各方在不断磨合中找出办法。在此次中欧班列体验之旅中,李猛不断琢磨让莫斯科的空箱子动起来的办法,并开始和相关各方商谈,“但是,目前这只是一个思路和想法,想要实现,中间需要很多、很多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