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港创新融入“东北新丝路”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15-03-17

 


大连港创新融入“东北新丝路”

 

核心提示

  尽管是出口淡季,大连港至满洲里的过境集装箱班列进入2015年后却格外繁忙。前两个月共开行7列, 总过货量同比增长达283%。在经满洲里过货的众多口岸中,大连港过货量排名由2013年第128位升至目前第4位。来自华南、华东、华北、胶东等地的汽车零件、机械设备、日用小商品,通过辽满欧国际联运通道源源不断地运抵欧洲。

  大连港集团过境集装箱班列的强劲增长,不仅意味着辽满欧国际运输通道正在加速升温,也为辽宁乃至东北地区融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记者近日获悉,依托覆盖东北全境及连接欧洲的海铁联运网络,大连港集团正积极筹划“东北新丝路”,建设三条陆海国际大通道,力促东北地区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发展规划。业内认为,此举有望将东北开放格局提升至新的高度,为破题新一轮东北全面振兴提供了新思路。

过境集装箱班列增速明显

  早在1997年,大连港就正式开通运营了东北第一条铁路集装箱班列大连—哈尔滨班列。经过10多年的发展,大连港已开通主要班列线路17条,每周到发70余班,覆盖东北三省及内蒙古东部区域主要集装箱办理站,并开行了沈阳、沙岭客车化班列和五棵树、白山乡、让湖路西等循环车组,形成了覆盖东北主要节点的集装箱海铁联运网络。

  与此同时,过境集装箱班列在最近两年也呈现蓬勃发展之势。2013年6月,大连港集团开通经满洲里至欧洲的国际联运通道,即辽满欧国际联运通道。 2014年,辽满欧班列同比增幅即达到184%,2015年同比增幅增至283%。经阿拉山口、霍尔果斯至中亚五国的集装箱过境班列也进入了上升通道。

  大连口岸过境集装箱班列市场份额和知名度的提升,不仅带动阿拉山口、霍尔果斯、二连浩特等其他通道箱量的增长,也吸引日韩、东南亚地区客户通过大连口岸开展过境中转业务。从大连港出发,经中国最大陆上口岸满洲里到达欧洲的通道竞争力已经显现。

  记者了解到,目前,跨欧亚国际、中俄铁集、大洋集团、上海铁洋、青岛国联、金华佳程等一些国际、国内知名代理公司已将大连口岸过境班列通道纳入到其整体对外推介的版图。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及胶东半岛很多货源也转移到大连口岸出口发运。

“东部通道”释放巨大潜力

  辽满欧班列开行后逐渐升温,与当前国家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密不可分。作为东北对外开放的重要口岸,大连港集团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责无旁贷。通过遍布世界的航运网以及日益成熟的国际海铁联运体系,打造东北地区的陆海丝绸之路,助力辽宁乃至东北地区融入 “一带一路”,其意义不言而喻。

  大连港集团具备了推动东北地区与“一带一路”深度融合的区位优势,港口软件硬件条件十分优越,基础设施已进入世界一流大港行列。它也是目前中国北方环渤海、环黄海地区最大的支线运输服务运营商,海铁联运网络起步早,基础好。

  大连港外贸近洋航线非常密集,为东北融入“一带一路”提供了坚实保障。其中有日本航线17条、韩国航线15条、东南亚航线10条、中国台湾航线4条。内贸航线网络也对华南、华东主要区域实现全覆盖,航线密度达600多班/月,且多数航线具备了内外贸同船的资质。

  有业内人士分析,以大连港为起点的辽满欧班列,其快速增长其实已经释放了一个信号:东部通道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力。

  按货源和出境口岸不同,目前集装箱过境主要有西中东3个通道。西部通道,主要吸引中西部地区出口欧洲货源,从阿拉山口 (霍尔果斯)出境。中部通道,主要吸引华北、华中地区出口欧洲货源,从二连浩特口岸出境。东部通道,主要吸引华东和华南沿海、华北、东北地区出口欧洲货源,从满洲里口岸出境。

  专业研究报告称,从东北、华北、华东、华中、华南、西南6个区域出发的货物,要到达俄罗斯、德国汉堡地区,采用多式联运的线路方案可达132条。在这些方案中,东部通道运输价格较西部通道便宜500-600美元/车,到达目的地仅需15至20天,是全程海运时间的一半。无论从运输成本、运输时间以及安全成本等方面考虑,以大连港为起点辽满欧东部国际通道,都具有相对明显的综合优势。

“东北新丝路”方案初定

  大连港集团目前正积极制定“东北新丝路”的规划,将大连港作为“东北新丝路”的起点与中心,最终形成东北地区的“一路”、“一带”方案。

  一是打造以大连港为起点的北冰洋航线,开辟海运新通道,打造国际枢纽港。北极航线的开发建设,有利于缩短中国与西欧及北美贸易航程和时间,其经济利益和商机将十分可观。上海以北的港口如果利用北冰洋航线到欧洲西部、北海、波罗的海等港口,具有航程缩短25%至55%的优势。北冰洋航线对中国工业中心重新布局也将产生重大影响。

  二是打造以大连港为起点的国际海铁联运大通道,全力推进“辽满欧”、“辽蒙欧”国际多式联运大通道建设,构建新亚欧大陆桥,推动东北地区“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三是组建大连东北亚商品交易中心,搭建石化、汽车、钢材、粮食、冷链、矿石等综合服务平台,促进跨境经贸合作。大连港集团还建议,复制上海航运中心启运港退税政策,进一步增强大连港的集聚效应和带动辐射能力,促进东北地区与环渤海黄海地区区域经济的互联互通。□于海青/本报记者/王继富

名词解释

“东北新丝路”

  1.辽海欧通道路径:以大连港为海上起点,过南海经印尼、辐射南太平洋区域,经白令海峡达到欧洲的北极东北航道。

  2.辽满欧通道路径:以大连为起点,经国铁哈大线、滨州线至满洲里口岸,沿线辐射营口、沈阳、长春、哈尔滨等主要城市,再经俄铁运输到达欧洲。通道全长约10868公里,是未来“东北新丝路”的核心物流通道。

  3.辽蒙欧通道路径:以大连为起点,经通辽、霍林河等主要城市,经蒙古乔巴山至乌兰巴托,并到达俄罗斯、中亚和欧洲。过境集装箱班列从大连港大窑湾铁路中心驶向欧洲。

大港纪事

创新是冒险不可回避

□王继富

  100多年前,电话刚刚出现的时候,英国人笑了。这个东西或许只有美国人才愿意用。 50多年前,一些专家笑了,他们认为火车如果提速到200公里以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乘客会因为速度太快而无法呼吸。

  从嘲笑中一点点长大的事物,最终一步步把“传统”逼至墙角,并彻底从舞台上消失。如果我们愿意,这样的名单,有很长的一串,甚至包括了人们以前从不会认为它们会倒下的企业。

  其实,即使没有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对大多数行业来说,也不一定会比现在更轻松。经济学家熊彼特的“破坏性创新”到处都是。很多行业几年前还风光无限,却几乎一夜间就失去了客户、成长以及未来。那些黄金年代,瞬间定格成历史的记忆。

  现在没有一家企业,包括目前在股市上表现很好的大企业,敢拍着胸脯确定5年之后的事情。想想你多久没有打开电视,多久没有使用门户网站,多久没有拨打过固定电话,就知道很多东西,一旦习惯改变,就再也回不去了。

  经济步入新常态,几乎言必创新。但是对企业的掌舵人,这是痛苦的两难选择。

  不创新注定难以生存,但是决心创新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在抵达目的地前,已经倒在了创新的路上,坚持是不是正确呢,该如何平衡现状与未来之间的力量分配,在维系一个正在老去的故事时,到底怎么去讲一个新的故事?

  “破坏性创新”的一个明显特征是,接二连三地陷入困境的传统行业,是完全被颠覆了。从过去寻找经验,从已知判断未知。这些以前耳熟能详的方法论,似乎很难发生作用。以前,人们从没想过啤酒与尿布之间的销量如何共振,从没想过马桶与医疗之间的关联。那些代表新势力的企业,也常常是站到山顶上,才知道上山的路选对了。

  创新正在成为冒险,而且不可回避。它是一场遭遇战。对企业家来说,除了迎战,别无他途。市场不会看企业的出身贵贱,也不会看谁的体重大小。目前实力雄厚的电信、金融,也一样面临压力。较量的因素,已经逐渐转移到企业的勇气、判断以及坚持等人格化因素。大航海时代发生在15世纪,现在,“冒险”每天都在发生。

  经济步入新常态,尝试与冒险,其实就是企业常态,而带着信心和勇气上路,这可能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2015/03/17 来源:辽宁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