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大连大工匠——孙同峰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16-05-25

 


从不脱离一线,钻研的热情从未走样

27年他独创作业法打破世界纪录

        27年前,一个来自山东龙口的小伙儿走进大连港码头,得知自己要干的是靠动手操作来完成的活儿,他内心狂喜:正是自己喜欢的。因为热爱,所以执著;因为执著,所以精益求精。正是凭着这股27年来从未走样儿的热爱,他挑战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成为岗位上的“技术大拿”;也正是凭着这份热爱,他让所从事的领域领跑全国,并能与世界对话。他就是孙同峰,大连港矿石码头机械队队长,矿石码头技术创新工作室带头人。今年“五一”,孙同峰刚刚拿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孙同峰
         ●1970年出生。 1989年毕业于大连水运技工学校。现为大连港矿石码头机械队队长,矿石码头技术创新工作室主任。曾获评大连市劳动模范、辽宁五一奖章、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创新情况:“孙同峰平衡作业法”打破矿石卸船的世界纪录;革新性提出并完成卸船机大机运行数据取数及远程故障诊断监控系统。
                                  大工匠看工匠精神
    “庆幸自己做了喜欢的事。只有发自内心的热爱,才能更投入地去做,也才能做得更好。工匠就得脚踏实地研究技术,并且精益求精。只有从头到尾、从里到外研究透彻了,才算是真正成功了。 ”
                                                                                                                                     ——孙同峰
                                                                     卸船机是个啥?
        大连港有大标志性两大码头:一个是30万吨级油品码头,另一个是40万吨级矿石码头。矿石码头上负责货物卸载、装船的卸船机是大连港价值较高的核心设备。孙同峰所在的机械队负责保养和维修这些“宝贝级”的卸船机,其重要性相当于人的心脏。在全国范围来看,能够掌握保养和维修卸船机核心技术的人员,孙同峰已属凤毛麟角,在此基础上做创新性突破的则更是少之又少。通过孙同峰的技术攻关,大连港矿石公司卸船机项目的电气系统已成为德国ALSTOM在全球唯一不设售后服务的项目。“孙同峰技术创新工作室”37项技术革新,为大连港矿石码头公司节省成本700万元。
                                                       匠心热爱
                                                       曾遭遇信任危机 靠过硬技术“拿人”
        “电气大师”、“技术狂人”……同事给孙同峰的评价似乎勾画出一个不太容易接近的“技术男”形象。而眼前的孙同峰,温和敦厚、言语不多,直到聊起近30年来打交道的大型设备,他的话匣子才一打开就收不住了,前后判若两人。
        孙同峰的父亲也是“老码头”,当年大连港的一名技术工人。也许是继承了父辈的基因,孙同峰从小就喜欢拆东西。他曾把垃圾堆里一台废弃的收音机捡回家,拆掉了电子管,改造成一个3伏特的变压器。“对电气是说不出的喜欢。 ”当时的孙同峰并不知道,日后他将以此为职业。
        1989年9月,孙同峰技校毕业,进入大连港实习,接触门机驾驶。老师傅的告诫很直率:门机司机又累又脏,干上了可没处买后悔药。面对前辈的忠告,孙同峰表现出的却是按捺不住的高兴劲儿——“只要是可以动手操作的活,再脏再累我也能干出个样儿来”。果然不出半年,孙同峰就将门机吊车开到“人车合一”的境界,“眼到手到、游刃有余”。不仅如此,孙同峰还走火入魔般买了大量专业书研究门机吊车的原理。遇到报废的进口闲置设备,他就拆开来琢磨,不久,他已经可以手绘操作图纸,维修门机吊车。正是孙同峰对技术的“狂热”,他破例被调到了电气班工作。就在成为电气技术员的那个冬天,并无学历优势的孙同峰竟遭遇了第一次信任危机。当时,老港东区一个变幅机构电动机坏了,孙同峰判断出是转子所在的部位出了问题,需要更换电机。可更换之后,故障依旧。当时天寒地冻,北风呼啸,人站在门机的最高处不超过5分钟便冻透了。原本就对这个年轻技术员不信任,没人愿意再上去换电机。孙同峰中午没去吃饭,守在机器旁反复思考,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在他的坚持下,工人们再次更换了电机,故障终于排除了。靠过硬的技术“拿人”,孙同峰至此站稳了脚跟。
        从电气修理工做到电气技术员,孙同峰又一路走上矿石公司卸船机电气主管、卸船队副队长、卸船队队长、机械队队长等技术管理岗位,并都最终成为技术大拿。大连市劳模、辽宁五一奖章、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纷至沓来,孙同峰却始终淡然,对于他而言,如果没有对职业热爱这份初心,一切都无从谈起。
                                       匠心执著
                                      “泡”老外船员学英语 废寝忘食破难题
        1988年,大连港从匈牙利进口了三台轮机,这套西门子的操作系统是全英文的。“当时综合作业队有一个业务员会说英语,只要一有外轮来,他就被叫去当翻译。”孙同峰此时意识到,不懂英文,自己这个技术员是干不明白的。
        打那以后,孙同峰一有时间就到停靠在大连港的外轮上“泡”外国船员。“我平生第一杯可乐、第一杯咖啡就是那时在船上喝到的。 ”2003年11月,到矿石码头任卸船机电气主管的时候,他已经能就技术问题跟老外自由交流了。
        有一年,大连港进口了一台施耐德公司生产的四象限定子调压变速器,厚厚的说明书是全英文的。孙同峰抱着本英文辞典开始废寝忘食地翻译。直到他独立将英文说明书,翻译成了五六十页的中文,又在原始说明书上用复印、剪裁、粘贴、再复印的土办法制成了图文并茂的完整版,整个过程用了40天。在翻译过程中,孙同峰也把这台机器的“经络”研究得门儿清。为了置身英语环境,孙同峰还把自己的电脑、手机都装上了全英文操作系统。在他看来,这些都是一种享受。
    “技术控”多多少少都有点执拗,这一点在孙同峰身上体现得更加明显,“什么事情也别想让我当门外汉,我必须弄懂弄会。”孙同峰说。熟悉孙同峰的人都知道,他吃饭速度特别快,就是为了腾出更多的时间围着机器设备转。多年的磨砺使孙同峰练就了一个本领,只要听声音就可以基本判断出设备的故障出在哪里。甚至通过描述就可以“隔空”了解设备的“病因”。孙同峰无数次精准而又独到的判断力,让外国专家深深折服,孙同峰也因此有了与世界级专家直接对话的底气。
                            评价
                           同事眼中的孙同峰:他连车都自己维修
    乔宏琦是孙同峰的徒弟,也是孙同峰技术创新工作室的副主任。在他看来,孙同峰就是一个技术狂人。“新技术、新设备总是能让他兴奋,而且他是不搞明白不罢休。”乔宏琦说,包括孙同峰自己的车,他都尽可能自己动手维修。
                                                          匠心坚守
                                                         从不脱离一线苦守工匠大时代
        虽然没读过大学,但在一水儿大学毕业生的徒弟们眼里,孙同峰是“大师级”人物;虽然没有显赫的背景,他却是众多知名外企眼中最值得高薪挖角的技术专才……
       记者采访时是个大清早,早班员工陆续到各自岗位上。孙同峰则已经在码头上转了一大圈儿了,刚刚从45米高的卸船机上下来,一身工作服还没来得及换。尽管已身处管理岗位,但那些设备就像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一时不照看,心里还挺不得劲儿。 ”孙同峰从业27年来,从没脱离过一线设备,也从没间断过学习新技术,“生怕被技术进步所淘汰。”孙同峰坦言,这种危机感有一部分原因也在于电气行业人才流失严重。
        从大连老港区,孙同峰就开始带徒弟,但在他看来,真正能算作他带出来的徒弟屈指可数。“不少年轻人看到的只是爬上爬下的辛苦,看不到精钻这个行业后的职业前景。 ”孙同峰说,一路走来,他也看到不少人对技术工人持有老观念,认为工人社会地位低,甚至找对象都不愿意找技术工人。“但我始终认为,只有大力发展基础制造业,国家才会更有竞争力。 ”孙同峰说,正是这份坚守,才让他等到国家倡导“工匠精神”大时代的到来。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齐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