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建港梦
作者:文立 来源:大连港新闻中心 添加日期:15-03-03

 


 
                  
  1978年高考结束后,作了一个梦:我站在新建的光板码头上。恢复高考后,对于一个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能够上大学是最高境界的梦。上帝就这样恩赐我来到了大连工学院(现在的大连理工大学)港口建筑工程专业学习,圆了上大学的梦。
  我的父亲是个海员,幼年时母亲经常带着我和弟妹到大连港客运站看望父亲。我毕业后的梦想就是为远洋的巨轮建造宁静的港湾。为了这个梦,我放弃了政府机关工作来到了大连港建港指挥部。为了这个梦和对事业的爱,三十多年来我也有幸一直工作在建港工作的第一线,参加了从大连港口局到大连港务局到大连港集团全部大中型工程建设。实现了一个一个建港的梦。
  应《大连港》杂志邀请,让我回忆大窑湾建港的艰苦往事。我想起十年以前,那时我还在重点工程指挥部兼任总工程师。《大连港报》社一位女记者也要采访我,让我谈谈作为一名女工程技术人员的艰辛,特别是对家庭和子女的愧疚。被我婉言拒绝了,其理由一是多报道一些在施工战线的员工。其二是过去的就过去了,在对子女的教育上,不会有重来的可逆方程。其三,我经历了上山下乡历练,工地的艰苦已经适应,工地的安全还是比农村危险。这一次我之所以接受往事回忆,是因为我把艰苦历程认识为锻炼,同时也深深缅怀为大窑湾建设付出生命的建设者。
  受锻炼是有生命的人。运动员受锻炼,练出壮健的肌肉筋骨,同时也练出吃苦耐劳、坚持不懈的意志。肌肉筋骨属肉体,吃苦耐劳、坚持不懈属精神。肢体能伤残,意志却和生命同存,这是不容置疑的。每个人经过顺人情又合理的锻炼,就能超脱原先的“小我”而随着灵性良心的指导,成为有道德修养的人。这是我一个即将进入花甲之年,在工程领域工作三十多年的一点点感悟吧。“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我希望,从事工程建设的每一位同事,拿出“衣带渐宽终不悔”的精神,来从事干事业,这是成功的必由之路。
  大窑湾港是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建设的。前期工作是在1986年间,1988年11月23日,大窑湾一期工程破土动工。今天回忆建港艰苦应该从吃、住、行等生活说起,但是作为一位孩子的母亲那种艰辛更是亲情的舍弃。当时建港指挥部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女同志结婚怀孕就从现场调回大连本部安排工作,还是很人性化的。我是1984年3月调到大连港口局工作,当时我表态无条件服从分配。1986年,我又主动提出退出在建的大连港综合楼(现在的长江物流大厦),到了建港工地。我记得有个冬天,需要出差,婆婆身患急性胰腺炎住进医院,我的父母在外地,没有人帮助带孩子,我只好领着孩子出差。天寒地冻加上饮食没有注意,孩子半夜闹肚子。廉价的宾馆条件又没有热水给孩子服药,只好在走廊请求驻客帮忙。一位母亲得知情况,主动拿出自己仅有的热水给了我们,才让孩子吃了药。
  太平湾的建设工地,我也时常到那里去。看到饭菜丰盛的食堂,温暖舒适的宿舍,安全的交通工具,自然会想起当年的建设工地。吃饭通常是饥一顿饱一顿,有时还要就着泥土做调料。住着简易房,夏天外面有多热,室内就有多热;冬天外面有多冷,室内就有多冷。现在到工地都是坐汽车,要具有汽车驾驶证资质。上世纪我们不需要汽车驾驶证,但是要会骑自行车,并且要技术高超,自行车掉链子那是经常的事。
  进入21世纪,随着船舶大型化、码头专业化趋势,为了实现集团全体员工“世界上有多大的船,我们就有多大的码头”的夙愿,2002年7月,我又一次挺进大窑湾地区工地,投入到港口建设又一轮高潮中。我们同设计、勘察、施工技术人员日夜奋斗在现场,如期完成了设计、施工。2004年6月7日,第一条30万吨级VLCC进口原油船“梦”号轮停靠大连30万吨级进口原油码头;同时在矿石码头也停靠第一艘大型矿石船。当这艘“梦”号轮慢慢地、安全停靠在码头上时,我心中油然升起喜悦,同时也伴随着辛酸。这种感觉可能只有建设者才能够体会到!我希望还能坚守在港口建设一线,我的建港梦、全港员工的强港梦在不断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