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档案里的历史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10-01-08

 


亚瑟港规划图

  

  打开尘封百余年的档案,也打开了尘封百年的历史。一份份档案,字里行间透露出令人惊讶的秘密。那些遗失或者被遗忘在岁月角落里的历史碎片,更真切地记录着未经雕琢的历史的原貌,透露出当事人无法掩饰的真实心理与行动。所以,今天我们读到的不仅仅是故事,而是活生生的历史,这也许就是档案的魅力……

    运用市场经济手段 建设“达里尼”

    如果说100多年前的达里尼市规划是前景广阔的,那么充斥在档案文件中一些与经营管理相关的关键词——“公司”、“债券”、“租赁”、“拍卖”等则让我们惊讶。惊讶于这些现代感十足的词语出现在百余年前的档案中。我们发现,国际化战略、市场化机制在百余年前“达里尼”的建设过程中被运用得极为娴熟。

    公司化运作,发行股票、债券是沙俄募集建设费用的重要方式

    中国东省铁路公司的成立缘于光绪二十二年(1896),沙皇尼古拉二世举行加冕典礼。清政府应俄国政府的要求,任命李鸿章为“钦差头等出使大臣”,前往俄国庆贺。在莫斯科与俄方签订了中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即《中俄密约》。允许俄国在黑龙江、吉林两省修筑铁路直达海参崴;同年9月中俄签订《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合同》,规定俄国对拟建中的东省铁路有建筑权和经营权,并委派华俄道胜银行承办,铁路公司发行股票,名义上属中俄两国商民(中国出资五百两白银入股,与华俄道胜银行合伙经营)。东省铁路公司、华俄道胜银行成为沙俄在华侵略扩张的主要阵地,发行股票是其吸纳资金的重要方式。

    1898年2月5日沙皇批准的,对中国东省铁路公司章程的第一次补充条款,主要是为了募集大连湾商务港兴建的资金,条款规定:

    “根据需要,在沙皇陛下批准的公司章程的第十一和十二款所注明的条件下,允许进行补充债券的发行工作。”

    “城市建设所需要的费用,同样适用中国东省铁路公司章程的第一次补充条款,兴建大连湾商务港的费用进行。同时规定发行政府给与担保的债券,发行条件将由财政部确定。”

    收取土地出让金及临时用地使用费是沙俄募集大连湾商港及城区建设费用的重要手段

    在强行从中国居民手中征收土地后,收取土地出让金、临时用地使用费等,在当时成为沙俄政府实现殖民统治、疯狂扩张吸纳资金的重要手段。

    在沙俄财政部1899年N239名为《关于大连湾商务港的设施建设进展的情况以及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对大连湾建设的许可》的档案中提到:

    “现在兴建这些设施的费用,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可在将来向个人销售或租赁市区和近郊的土地中返回。”

    “关于租赁和销售大连湾市区土地的价格,东省铁路公司将向财政部长提交并审批,并用回收的资金来弥补其兴建大连湾市区所消耗的费用。”

    在1902年4月2日市政纪要第1993号文件《关于达里尼市个人和机构临时用地的规定》中也有记载:

    “每一地段的使用期限由总工程师确定。按照地段的3个等级征收临时用地的费用,每年每平方俄丈:1级地段—1卢布20戈比,2级地段—60戈比,3级地段—30戈比。由总工程师确定地段的等级划分。”

    健全的土地招标、拍卖、挂牌出售制度,并实行全球通告确保沙俄广泛吸纳各方建设资金

    1899年8月16日颁布的《关东州管理局临时条例》中规定:“达里尼市附近的居民点和附近建筑收归国有。”

    这一纸规定便让无数的中国百姓失去土地、房屋,流离失所,饱受压迫。

    在获得了大片土地之后,强租者又运用健全的拍卖制度对强占的土地进行市场化运作,“借鸡生蛋”,获得大量资金,再投入到城市建设中去。在《关于达里尼市管理法和在达里尼市购置租赁土地的规定》中,用大量篇幅、50余条款对购置或租赁土地的拍卖提出了详尽的要求。

    “打算卖出的土地应该事先测量并标记在达里尼市平面图上,而且每一个地段都应该用单独的号码进行标注。此外,每一地段在拍卖时应该绘制单独的平面图。”

    “每一地段单独出售,购买者可以购买一个或几个地段。个人希望购买2个或几个相邻地段,可以联合出售。”

    “在定期的出版物中指出进行拍卖的指定时间、编写通告并公示之,市长同意后提交给港口和达里尼市城市建设工作委员会。通告必须刊登在工商报,刊登在关东州出版的一些报纸上,以及一家在海参崴出版的报纸、一家在上海出版的报纸、一家在日本出版的报纸上。中、英文通告要刊登在显要位置。在通告中指定拍卖日,通告的刊登不应晚于拍卖日前的三个月。拍卖通告应包括:地段范围最低估计价格、保证金的数量、指明购买者建筑或者开发地段的义务、购买价分期付款的条件并要指明在拍卖日之前可以查看地段的平面图和其他所有信息的地点。”

    以上是土地出售前的有关制度规定。我们不得不承认,百余年前,就能将拍卖制度制定的如此详尽细致,足见当时沙俄市场化运作手段的娴熟。尤其,关于拍卖通告在不同种类、不同国度的报纸上刊发,不仅可确保其拍卖的公开性,更可最大限度地吸纳各方资金。

    在关于拍卖的保证金方面,沙俄政府规定:“每一位想参与拍卖的人必须以口头形式或书面形式向管理局交纳不少于地段价格5%的保证金。保证金包括:现金、国库券、国家存款机构的存款凭证,可以是活期的,也可以是定期的,但必须是到期限的;国家的和政府担保的有息证券或者债券;其他的国家提供担保的有息证券、外汇等。”

    关于拍卖的程序,规定同样非常细致:

    “拍卖从宣读拍卖清单开始。清单内容包括:地段的号码和最后确定的土地的数量;应该开始拍卖的价格、在公开通告中建议的价格的数额、购买者建筑或者开发地段的义务、购买价格分期付款的条件等。”

    “某位现金购买者想口头增加价格,那么拍卖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三次宣布最后提交的价格后任何人不再增加为止。”

    “如果只有一个人参加拍卖,那么可以通过此人提出的地段价格。”

    “所有口头提出的价格均记录进拍卖清单中并署名,并现场公示。”

    “地段属于口头或者书面上出价最高的人。”

    “几个人出价相同,当场抓阄决定地段属于谁,不在现场的相同出价者除外。”

    关于拍卖后获得购买地段的人的权利与义务也有明确记录:

    “拍卖购买地段的人有权得到根据关东州管理局临时条款规定市长颁发的证明书。证明书包括:获得地段的名称、地段的号码、它所在街道的名称、地段的大小和界限、地段销售的价格、应该缴纳的地段购买金额、购买人建筑或者开发地段的义务等。”

    “得到获取地段的证明书或签订租赁合同的三年内,所有人和承租人必须履行证明书中或者合同中建筑和开发的义务。这些义务可以被确定下来或者准确地标明那些工作,在这些地段上应该进行某些活动或者地段面积的每平方俄丈必要的支出。最终取得所有权地段的必要支出的金额不少于:一级地段每平方俄丈为15卢布,二级地段每平方俄丈为12卢布,三级地段每平方俄丈为9卢布,四级地段每平方俄丈为6卢布。”

    “地段的所有者在交与证明书时都应交税。”

    “地段的购买者或者承租人在着手工作前应向管理局提交计划建设建筑物的明确规划图,在大连市欧洲区不允许建设粘土建筑物和用粘土制成的居住区以及木制或其他易燃材料制成的屋顶。在中国区允许建筑砖坯、石头地基、烟柱和仔细抹好灰的墙壁的住宅。”

    “分期付款偿还已购买的地段可选择两种付款方式中的一种,即10年期和20年7个月期,这两种偿还年利息为4.5%。”

    运用多种手段    管理“达里尼”

    在对大连湾商港及达里尼市区进行设计规划之后,着手进行城市建设的同时,如何对城市进行管理,提上了日程。为此,沙俄统治者颇动心思,综合运用了多种手段。这些内容在征集到的档案中都有明确记录。

    组建达里尼特别市,直接归属沙俄财政部

    在1899年3月1日和7日召开的两次关于关东半岛管理问题的最高机构会议所形成的会议记录中记述:“目前从军方的角度来看,关东半岛直接隶属于中央政权的领导是可行的,并是合理的。”这份会议记录因经沙皇尼古拉二世亲批“同意”,而具有确定意义和切实的历史价值。

    1899年8月16日确定的《关东州管理局临时条例》中有条款做了如下规定:“达里尼市附近的居民点和附近建筑收归国有,并组成特别市政府。市长和议长管理服从于关东州首席行政长官。”达里尼市当时分为市区和郊区两大块,市区划分为欧洲区、中国区和行政区,郊区划分为老虎滩区和沙河口区。

    运用法律手段加强城市管理

    1899年8月16日确定的《关东州管理局临时条例》以及《关于达里尼市个人和机构临时用地的规定》是我们见到的对达里尼市政设施、市政管理、公文处理等进行规范的两份文件。

    关于市政设施管理,《关东州管理局临时条例》规定:“东省铁路公司所有的市政设施建筑:给排水、照明、城市铁路、电力、电话、屠宰场、市场和其他,达里尼市可以全部赎回。在达里尼市没有赎回所有设施之前,它们仍然归东省铁路公司所有,由东省铁路公司在特殊规定和定价的基础上继续经营。但是,由东省铁路公司建设的广场、街道、胡同、人行道、街心公园、花园,无偿归达里尼市所有为公共使用。达里尼整体赎买市政设施时,按照东省铁路公司账簿金额最终一次性将所有建筑支出给付东省铁路公司。达里尼市还可以通过每年支付一定租金的方式赎买。最终的情况,期限、金额、东省铁路公司所花费资本的利息和清偿以及其他赎买的条件达里尼市和东省铁路公司相互协商并由财政部长确定。”

    关于公文处理,《关东州管理局临时条例》规定:“达里尼市所有行政和社会条例的公文处理均使用俄文,但是公开出版的条例、通知、指令和其他附有英文和中文翻译。”以俄文取代中文成为官方语言,这可以看作是文化入侵的例证。

    在对公务人员的管理上提到:“不得将地段出售给达里尼市和港口建设工作人员。”这应该是预防职务犯罪、防止贪污腐败的措施。

    关于城市产生的垃圾,《关于达里尼市个人和机构临时用地的规定》提及:“所有地段的垃圾放在不能污染土壤的地方,并且每个晚上在管理局指定的时间内用大型运输设备将垃圾运到指定地方。如果不这样做,管理局以自己的方式清理,并以破坏卫生条例追究责任。”

    实行居民分区管理制度

    沙俄最高机构会议讨论认为:“首先要将为欧洲居民服务的地点从其他地区中分离出来,具体是旅顺港和大连湾。其他地区几乎全是中国人,黄种人的习俗、权利观点、文化习惯和生活方式等许多方面与欧洲居民所固有的特点,有着重要的区别。没有必要用一种管理程序去管理。尽可能小心、不破坏现在的管理中国人的制度。”

    关于欧洲部分的管理,最高机构会议进一步讨论认为,“旅顺口应按俄罗斯军港城市的管理方式进行。主要入住欧洲居民,参与城市居民选举代表、研究城市管理问题。除此之外,需要一种特别的方式管理这里面的部分中国人”。“大连湾目前只有一条街道,中国居民有1000人,所以没有必要建立特别的机构对他们进行管理。”

    充分运用经济手段加强城市管理

    为了获得大量土地,沙俄在达里尼市实行强制拆迁政策,《关于达里尼市个人和机构临时用地的规定》有这样的规定:

    “工作委员会可以无任何解释通知抽出地段交为临时使用,通知后的一个月内应该清理所有地段上的建筑,费用计入地段的使用者。这方面的事先特别通知送交给地段的拥有人。如果警察不能将通知交到地段的拥有人手中,可以在工作管理局邮寄通知和在当地的报纸上刊登。承租人在一个月内没有清理所有的建筑和材料,无偿地归东省铁路公司支配。”

    在运用税收加强管理方面,《关于达里尼市个人和机构临时用地的规定》中有这样的记录:

    “总工程师指定专人进行地段的移出;每一地段的使用编写专门的合同,且在各方面均同意本规则;地段的规划图附在工作委员会和地段拥有人签字的合同上;合同产生的印花税需租赁人缴纳。”

    《关东州管理局临时条例》中对于公文处理的规定,同样运用了税收手段:

    “私人提交的所有种类的呈文和请求可以用俄文、英文、中文写成,但是如果没有俄文的译文,那么这些文件应该支付翻译内容的特别税。”

    从地图上解读    “中立区”北线的划定

    沙俄于租借地之外划定“中立区”,不言而喻,是沙俄扩大势力范围以及军事安全、港口安全防护的重要手段。

    《租地条约》第五款规定:“所租地界以北,定一中立区。此中立区吏治全归于中国管理,惟中国兵非与俄方商明,不得来此。”

    《续约》第二款规定:“俄罗斯租赁地区北方边界线以北,按照《租地条约》第五款规定的——中立地区,其北方边界线抵达辽东半岛西海岸的盖州河为界,南部不包括岫岩,到大洋河,沿这条河的北岸到其支流,全部为中立地区的组成。”

    在俄罗斯国家历史档案馆征集到《续约》初稿中,我们发现了一张《续订旅大租地条约》附图。图上一条红线赫然在目,红线西自盖州河,东至大洋河,这就是《续约》中明确规定的“中立区”北线。但是,地图中还有一条与它交叉的模糊的红“虚线”,西自营口,东至大孤山。这条“虚线”上留有明显的擦痕。面对档案上的擦痕,让人浮想联翩:沙俄在划定“中立区”北线时,最初的设想应该是营口至大孤山。历史上营口曾属英国殖民者势力范围,1861年,英国依据中英《天津条约》,强迫清政府以营口代替牛庄开港,成为东北第一个对外通商口岸。因此,当时沙俄或是与英国政府交涉未得到允许,或是因英国政府而产生顾虑,试图自行将这条已经画好的红线擦掉。而这一变更也更清楚地显露了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领土的肆意与贪婪——对当时的清政府是肆无忌惮。

    旅顺港规划

    “要建造这一水域的第二个出口,从老虎尾南部水域穿过并隔断这一水域,避免一个入口的战术上的不便,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减轻涨潮和退潮的不良影响。”

    “从测量旅顺当地规划图可以看出,建设港内锚地和港口通向太平洋的第二个出口需要挖掘5000立方俄丈的泥土。挖掘出来的泥土的三分之一要运到岸上,为了在港内锚地的沿岸建造港口和出港口。三分之二的泥土要运到平均3俄里以外的海上……港内锚地的所有挖掘工作将在8年后结束……总计花费约225万卢布。”

    ——沙俄1899年3月11日N608密档《海军部长给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报告》

    在一张1881年2月由法国人绘制的亚瑟港(注:现旅顺港)港图上,可以看到东澳船坞、西澳栈桥、海岸炮台、陆路炮台、古墓遗迹、水源地,等等。尤为注目的是,在西澳的西海岸向南计划开挖一条人工运河直通外海。如果按照此设计施工,旅顺军港除了天然狭窄的老虎尾水道外,将再添一条宽阔的人工水道。这对于进出港船舶来说,将是很大的方便。可惜的是开挖这条人工运河在当时并没有实现。但这具有创意的设计并不会永久沉寂。     100多年后,随着旅顺的对外开放和进一步建设,100多年前的设计有望变成现实。


撰稿:王学毅 孔晶 刘连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