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旧工作服引起事故的教训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13-11-13

 


破旧工作服引起事故的教训

文:油品公司 李光禄
有规模企业都有自己的企业文化与形象标志,其中一项就是从员工着装上看企业形象与行为要求。我们知道工作服有两大功能,一是防护,二是识别。企业员工在规定时间进入工作场合,首先换工装然后方可进行工作。
我是1978年进入大连港工作的,到现在可算上是名符其实老职工了。从进入海港工作到如今,单位换过多少样式或颜色工作服我自己都记不得了,但有些点滴往事和惨痛教训至今仍难以忘记。
刚进大连港工作时干装卸,发的工作服面料粗糙像苫布,很硬。那时候上衣衣领是小占领,记得好像占领是代表工人阶级的服装。而裤子呢,很肥大,大多不合体,如果讲究点人就回家自己往里缩一块才合体好看。衣裤洗涤时,手搓不动需要用刷子刷。那时候虽然发工作服,但没有统一要求必须穿,工人们大都是自己在家找一些破旧衣服拿到单位。所以穿什么的都有,五花八门,时间长了大多开口子露棉絮,破破烂烂。夏季大都是脏的不能再脏的老头衫,到了冬季,就是服装博览会了,穿中式对襟小棉袄的,着四个兜干部棉制服的,披三军各式军大衣的,甚至还有人不知从哪里搞到苏联红军呢子服的。而单位发的棉袄就是当时最流行,在棉衣上面用缝纫机器跑上很多竖线,下摆和袖口都是敞口的。这种棉衣在港内海边干活,北风一吹,冷风直往身里面灌,工人们大都是找根草绳子在工作服棉袄腰间扎紧,一是防风保暖,二是上下爬火车方便。
那时候,发工作服经常不一样,就是同一时期发的工作服因为工种不同也不相同。特别是棉衣,有半身棉衣,有长棉大衣,更有黑、黄、蓝不同颜色大皮袄。那时候所戴安全帽也不相同,最早是藤条编织的,后来是竹子的,再后来是老式硬塑料帽子,因为可以随便戴,所以还有戴部队钢盔帽子的。过去在码头上区分装卸工很容易,就是穿的脏乱差或腰上系个绳子的准是码头装卸工。
我刚进港是在香炉礁港装卸队三班干装卸,香炉礁港主要是装卸原木。原木装船作业流程是,吊车或铲车把原木堆到岸边,然后操作船上配备一种或是蒸汽或是液压动力吊车,把岸上的原木吊到舱里码垛。船上吊车,是港方装卸工上去操作,一个开吊车司机,一个指挥手,外加舱里有一个摘吊钩的。
记得是1979年的冬季一个夜班。我的班长如往常一样上船操作船上吊车,往船上吊装原木。这艘船上的吊车是老式蒸汽动力的,蒸汽吊车最大特点是,当蒸汽达到一定压力时,操纵拉杆,蒸汽顺着止回阀就会突地一声,紧接着转轴咕隆隆的一阵巨响,然后就是一大团白色蒸汽突地冒出,很容易挡住视线。钢丝卷盘和转动的机械轴不加防护罩,而且离操纵杆很近。当晚北风呼啸天气很冷,我的班长穿着他的大皮袄,如往常着装习惯不系衣服扣子,去操纵吊车进行作业。突然,吊车不转动了,当人们发现时候,我的班长捂着自己的肩膀走下了船梯。当晚风大装卸原木的机械噪音更大,因为现场还有其他作业正在进行,大家只知道班长胳膊被挤压了。我记得当时是用港内作业翻斗叉车,坐在翻斗里的班长被紧急送到五一广场一个医院去救治。到医院检查才发现班长胳膊没有了,当问他时,他极其痛苦艰难地说在船上。工友紧接着开着叉车往回跑,跑到船上惊讶发现卷在卷扬里那个曾是活生生的胳膊。在惊恐中,一个师傅脱下自己的工作服棉袄,战战兢兢包起后快速送给医生处置。
事后得知,当时我的班长穿的是大皮袄,袖子不仅肥大而且又开线断裂,被北风一吹,袖子被卷进了卷扬里。此时,没有停止的卷扬还在转动,眼睁看手被卷了进去,一会胳膊被卷了进去了,马上身子也即将要被卷进去,在这生死攸关的紧急关头,我的班长忍受着巨大疼痛和超乎常人巨大毅力,生生地拽断了自己胳膊,又忍受剧痛,关闭吊车开关,捂着缺失胳膊的伤口自己走下了船梯。
经过大连解放军医院断肢再植手术,后又到上海做了几次手术治疗。班长的胳膊虽然按上了,但却丧失了活动功能,造成终生残疾。
三十多年过去了,一想到当年因为破旧工作服引起的事故教训,我的心头就想起安全的重要性。现在我港职工都身着统一服装,而且有着严格的着装规定。袖口和衣服扣子必须系上,冬季棉衣拉链必须拉上。惨痛的教训不能忘记,严格的着装看似是工作作风,其实更是生命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