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百年前的大连
作者: 来源: 添加日期:10-01-08

 


  达里尼市区规划图



  当我们翻看这批饱含百年沧桑的档案,拂去历史的尘埃,不禁回头远望,一个个注定与我们的城市气息相关的人物与事件栩栩如生。一八九八年三月,中俄签订《旅大租地条约》和四月签订《旅大租地续约》之后,沙俄的工程师们即刻开始了对达里尼市(注:现大连市)的规划设计。

因港而生欲成全球贸易中心

    “大连湾港位于伟大的西伯利亚铁路末端的一个站点,日益繁华的黄海中心,具备所有的优势,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全世界重要的贸易中心。”——沙俄财政部1899年N239密档。

    “财政部委任工程师萨哈洛夫同志为港口建设的总工程师,负责在大连湾进行港口的设计……”

    ——沙俄财政部1899年N239密档

    港口定位:

    中国的门户—— 沙俄的出海口—— 世界重要的贸易中心

    一百多年前的沙俄为西方列强的后起之秀,不能同欧美竞争,扩张活动便转向远东。移民、修路和寻求不冻港是“远东政策”三大内容。作为俄国现代化的倡导者,经济远大计划的制定者,财政大臣维特曾把“寻求不冻港”的目光游弋在朝鲜半岛沿岸和中国胶州湾,最终落在了大连湾。在这一点上,他和李鸿章的眼光是一致的,但目的却大相径庭。李鸿章把大连湾看作是防止外敌入侵的门户,而维特则想在这里为沙俄抢占一处出海口。1895年日本割占辽东半岛,沙俄认为自己的远东利益受到损害,于是急不可耐地联合法国、德国上演了一场“三国干涉还辽”的事件来。当然,沙俄没有那么仗义,替中国打抱不平,用俄国学者的话讲,只不过是把“整个满洲都为俄国完好无损地保存起来”罢了。事情很快有了着落,1896年借李鸿章访俄之际,维特不失时机地把持了《中俄密约》的签订,这为大连港的命运悄悄埋下了伏笔。密约的核心是“借地修路”,即西伯利亚大铁路穿越中国东北直至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关于港口问题密约是这样表述的:“中国负有义务从速将旅顺口和大连湾予以设防,俄国则将为保卫该两港口并不准任何大国占有而提供必要的帮助,中国方面也将不把该两港口让与任何人。”这就是说,排除了任何第三国对旅顺口和大连湾两港的占有,专为沙俄留用。1898年3月,沙俄又强迫中国签订《旅大租地条约》,将大连湾、旅顺据为己有。此刻,俄国人的兴奋从维特1902年的一份奏折中可以窥见一斑:“须知俄国在历史上就一直极力争取获得这样的不冻港(大连港)”。

    “为了这个未来港口城市商务发展的目标,按照1898年3月15日、27日签署的条约,中国将其给让俄罗斯的期限中,在一定条件基础上,赋予这个地区商务港自由贸易权。”

    “在占领这个港口之后,宣布其将对所有国家的商务舰队开放。在城市、港口,和它们之间的土地上,在所有的由财政部长确定并变更的边界线以内,允许免除所有进出口货物的海关税。”

    ——1899年8月沙皇尼古拉二世发布的《关于兴建达里尼市和赋予这个城市自由港权力》敕令

    自由港是指全部或绝大多数外国商品可以免税进出的港口,又称自由口岸、自由贸易区。绝大部分自由港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良好的港口和先进的运输、装卸设备以及豁免货物进出口和海关监督等优惠条件,吸引外国货船、扩大转口贸易,发挥商品集散中心作用。16世纪中期,意大利将热那亚湾的里南那港定名为世界上第一个自由港。沙俄正是看中了大连湾港区优越的地理位置、港口条件,而欲将其打造为当时世界先进的自由港,以实现其为远东战略服务的目的。

    “1898年5月29日,根据财政部部长关于在关东半岛选取商务港口港址的报告,沙皇下达最高指示,命令维特秘书处,不要浪费时间,立即下令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在大连湾兴建商务港口。”

    ——沙俄财政部1899年N239密档《关于大连湾商务港的设施建设进展的情况以及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对大连湾建设的许可》

    可见,当时的沙俄政府对于修建大连湾商务港口的心情是急切的,行动是迅速的。而同一份密档《关于大连湾商务港的设施建设进展的情况以及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对大连湾建设的许可》的内容则进一步记录了当时的沙俄工程师对大连湾港口设施的具体设计规划:

    “在维多利亚湾(注:大连湾)南岸计划建造一排防波堤,其宽度可达到50俄丈,第一期工程预期建造部分围堤,一个很宽阔的拐角堤岸。同时,建造1100俄丈的沿岸,可以同时停泊8艘吃水量达28英尺海洋船只,和12艘吃水量为18英尺的小型沿海航行的船只。除此之外,还计划兴建小型船只的停靠码头。而在围堤上将要建造客运和军舰停靠的码头。”

    “在拐角堤岸附近将设计一个干船坞,长度为740英尺。”

    “在第一次工程中还包括兴建港口的水利设施,从马栏河引水进来。”

    港口规划:由港、免税区  与集疏运体系初现雏形

    萨哈洛夫,大连湾商港的总工程师。一张1899年出自萨哈洛夫之手的大连商港及市区规划图,让我们看到了现代大连商港和城市的最初面貌:港区东侧,一座护岸连接防波堤由南至北向海中延伸再拐角西北。港区西侧,一座煤炭码头伸向海里,如同一对巨大的蟹螯将港区环抱起来。这样的设计,可以阻挡海浪对港区的侵袭。从东向西,四个突堤码头平行依次排列,突堤码头根部之间有顺岸码头连接。突堤码头的设计,是又一个亮点。从建筑成本讲,它是昂贵的;从岸线资源利用讲,它却是最有效的。岸线资源之所以宝贵,因为它不可再生。港区西侧规划设置了船坞。作为国际性的商港,船坞设施是必不可少的,没有船坞,轮船会望“坞”兴叹的。从图示可以看出,防波堤与最东侧的一个突堤码头以及船坞都被规划为一期工程。

    图中显示,按航线不同,港口规划了大吨位的远洋货轮码头和沿海近洋航线的四个分类停靠某一类型船只的小码头——类似于今天的专业船码头,如交通船、检疫船、港作拖轮码头等。规划在防波堤旁建设的专用定期码头则很像现在的定期班轮客运或货运码头。

    在码头背后地,按距码头远近,规划有货物交接区、仓储区、燃料区,甚至规划出现了免税区。距码头最近的是货物交接区、其后为仓储区、免税区以及燃料区。

    在一百多年前的港区规划图上出现免税区似乎不可思议,可是当我们看到1898年8月沙皇尼古拉二世发布的《关于兴建达里尼市和赋予这个城市自由港权力》的敕令时,就不足为怪了。这份文件中提到,要“赋予达里尼商务港的自由贸易权:对城市、港口,和他们之间的土地上,在所有的由财政部长确定并变更的边界线以内,允许免除所有进出口货物的海关税”。可见,沙俄政府在港区定位以及具体规划上,是将大连湾商务港作为一个面向所有国家商务舰队开放的自由贸易港。

    在这张大连湾商港及市区规划图中,还有用铁路线将港区与城市腹地相连接的设计——这很像后世的港口集疏运体系。铁路修配厂在港区以南与港区紧密毗邻。煤场、木材场位于港区西侧与煤码头紧密连接。行政管理区被规划在距港区不远,铁路修配厂的西南方。这种港城相连、港城一体的规划设计正是沙俄政府对于“达里尼”以港立市设计理念的体现。

    在另一张达里尼市区规划图中,港区东侧沿岸为围堤、围堤西侧为两个码头,港区北侧为一长长的防波堤,东防波堤与北防波堤之间形成的洞口是船舶进出港口的主航道。这种布局与现在大连港的堤岸、码头布局是一致的。

    港口建设:080万卢布为大连港奠基

    在沙俄财政部1899年N239密档《关于大连湾商务港的设施建设进展的情况以及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对大连湾建设的许可》中记载如下:

    “专门向大连湾港派遣了专业技术人员和绘图师,进行对大连湾及其周边区域的平面测绘图和水准测绘图的制作,同时进行土地地质的构成及土壤的组成的勘探工作,收集气候条件,水利状况和其他的统计数据。”

    “根据工程师卡尔别得茨的请求,太平洋海军舰队的海军中将杜巴索夫签署了命令,令‘那娃林’号海军装甲舰和‘弗拉基米尔·莫纳玛赫’号巡洋舰的官兵们在规划中的大连湾港口地区进行海上实验式航行。”

    根据后来的记载,所有这些前期勘探工作在1898年10月全部完成,而勘探的结论是“可以着手进行进一步的规划设计工作”。

    在这份档案中还有关于建港设备和材料的记录:

    “因为俄国境内的工厂还没有生产兴建港口所需要的土地挖掘设备,所以不得不向国外公司求助,购买移动式起重机和其他的必需的机械设备。其中包括土地挖掘设备、以及在上海定购的2台移动式起重机、拖船、铁驳船和小水艇等。”

    “在大连湾已购买了施工所需要的小船和木驳船,建筑工作人员所需的居所,存储水泥和其他材料的仓库,兴建工作用的港埠设施、大型材料库等,从萨哈林岛采办木材,共有6000根。”

    “对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南分部(旅顺口港)的领导下达了指示,立即开始对大连湾港用地的划归工作。”

    关于港口一期工程的造价、港口设计方案的审定,这份档案也有记载:

    “按照规划设计,大连湾港口工作一期工程(工程竣工期限大约是4年)的所有造价共计达到1080万卢布,”这里包括了设施的准备及购买、防波堤和堤岸的建造、装置设备的维修和使用期间产生的费用等。

    “商务港口的设计规划方案经受了全面的审查和在特别会议上的讨论。中国东省铁路公司管理局主席同志、四等文官顾问克尔别德斯、交通部的代表、海运部和财政部代表出席此次特别会议。会上对设计方案进行了研讨,在几个部分的修正作出了指示,最后赞同了此设计方案并按此方案进行建造。”

    【后记】

    1902年夏季的一天,维特站在大连湾商港的码头上,望着有了些模样的港口不无感慨地说,从达里尼未来商业发展上看,它的港口设施是最重要的。在维特看来,达里尼地处黄海沿岸之中央,西伯利亚铁路之终点,具有世界商业活动中心之资格。港口定位“经营满洲之基础”。作为全东北乃至西伯利亚货物的出海口,大连湾要建成西伯利亚最大商港。通过商港中介,将欧亚两个大陆边陲连接起来。

    为了实现这些规划,维特还着手制定了两项事关大连港繁荣的政策。一是铁路低运费政策,南下大连货物运费比东行海参崴低一半。这项政策将有效排除营口港和海参崴港对大连港形成的竞争。二是海运业政策,吸引船舶向大连集中。海运条例规定船公司的船舶必须达到国际标准,开辟航线将大连港同俄国、中国、日本和朝鲜各主要港口连接起来,保证邮件、货物和旅客的定期运输。

    这就是当时沙俄宏伟而贪婪的梦想。在强租而来的土地上,他们试图永远地霸占、享用。历史已经证明,沦落在侵略者手中的大连,再好的规划只是强租者的一厢情愿,也只能带来更加深重的灾难——短短几年后,日俄战争的硝烟便笼罩在这片沃土上。真正让大连走向理想中的辉煌,还是在她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后。在建市110年后,在萨哈洛夫为大连港规划110年后,今天的大连正在昂首迈向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东北亚国际物流中心、区域性金融中心和现代产业聚集区。国家的独立与民族富强让大连能够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改革开放让大连真正焕发“北方明珠”的光彩。穿越百年,从屈辱中走来的大连已经浴血重生、凤凰涅槃,正在奔向属于自己的新辉煌。

    模仿北美都市打造城市梦想

    “在占领这个港口之后,宣布其将对所有国家的商务舰队开放港口。为追求财富,我们欲在它周边着手兴建城市设施,并将其称为‘达里尼’。”

    ——1899年8月沙皇尼古拉二世发布的《关于兴建达里尼市和赋予这个城市自由港权力》敕令

    “随着港口的兴建,世界各地的工商业将涌进大连湾,随之而来会有巨大的商业效益,毫无疑问会在维多利亚港湾(注:大连湾)诞生城市的生活。

    眼前有许多北美州城市的例子,例如旧金山、芝加哥、温哥华和其他城市,由于兴建了铁路和港口,几十年的时间,由贫瘠的小村庄演变成人口众多的繁华的城市。可以想象,大连湾将具备独特的发展条件,也会这样快速的发展。”

    ——沙俄财政部1899年N239密档

    城区规划:    “大手笔”流露浓重殖民色彩

    110年前,萨哈洛夫等人正是怀揣着这样的城市梦想,来到大连的。此时,这个小渔村还是一片尚未开垦的处女地。这给了沙俄的工程师们施展“大手笔”的机会。

    “规划中的大连湾市区分为中国城区和欧洲城区两部分,而且欧洲城区部分要更加宽阔一点:宽敞的大街小巷穿越于城市的各个小区和大型可观的广场。目前被占满了、要填堵沟渠的东西,应该演变成公园、花园和绿地。”

    ——沙俄财政部1899年N239密档《关于大连湾商务港的设施建设进展的情况以及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对大连湾建设的许可》

    在另一份1902年4月2日市政纪要第1993号文件《达里尼市管理法和在达里尼市购置租赁土地的规定》中,记录了关于购买或承租欧洲城区和中国城区的土地有不同的建筑要求的内容。这种建筑要求也极具等级色彩:“在达里尼市欧洲区不允许建设粘土建筑物和用粘土制成的居住区以及木制或其他易燃物材料制成的屋顶。在中国区允许建筑砖坯、石头地基、烟柱和仔细抹好灰的墙壁的住宅。若不遵守本条例以及已有的建筑和工程要求,市长有权停止其建筑并进行刑事追诉。”

    沙俄财政部1899年N239密档《关于大连湾商务港的设施建设进展的情况以及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对大连湾建设的许可》的档案中还有这样的记录:

    “目前规划方案中未来的市区面积大约是9平方俄里,人口大约是10万人。第一期工程中,建议先建造港口附近的市区,让人们先要住到这里,在这些地区修道建桥,分成若干个小区域,填堵沟渠,兴建苗圃,在未来的公园、花园和绿地上种植树木。”

    “在设计方案上同样标注了将来作为郊区别墅的地块、海滨浴场、运动和公共娱乐场所——这是在远东地区欧洲人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方式所必需的设施。”

    在百年前的达里尼市区规划图纸上可以看到,不同颜色勾勒出城区三大功能区:欧洲区、中国区、行政区。东部大部分被涂抹为粉红色区域的是欧洲区,而西部灰色区域被规划为中国区。大致以绿山(现劳动公园附近)为界,绿山以东,为欧洲区;绿山以西,为中国区。

    欧洲区遍布着大小不等充满欧美风情的圆形广场,将路街环状地连接起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尼古拉广场(现中山广场)。它像一轮浑圆的太阳,而向外辐射状规划的大小十条街道,正如太阳向外发射的一道道光芒。尼古拉广场以南,围绕着南山的区域,就是欧洲区。欧洲区的特点是被纵横交错的街道分割为大小不等的地块,用数字标示着不同的号段。尼古拉广场东北,规划中的莫斯科大街(现人民路)将尼古拉广场与毗邻港区的一半圆形广场(现港湾广场)连接。半圆广场向外同样辐射规划有六条街道。尼古拉广场向西行,为另一较小广场,为现在的友好广场,此方向再向前,被规划为欧洲大市场——其位置正是现在繁华热闹的青泥洼商业区。欧洲区内规划有市长官邸、公园、苗圃和绿地。在大连湾商港及市区规划图中,欧洲区还规划有警察及消防机构的所在位置。

    与欧洲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位于整个城市西部的中国区。这里寒酸冷清了很多——硕大的几个俄文标注的中国区,除了中心位置规划有中国市场外,其他很少见规划内容。

    城市交通:  突出体现“港城路一体化”理念

    在达里尼市规划图纸上可以看到,在港区与市区之间,规划有一条标注为彼得堡街(现沿海街)的街道。彼得堡街以北为港区,彼得堡街以南为城区。

    彼得堡街以南、莫斯科大街(现人民路)以北,用黄褐色显示的区域是商业区。商业区同样规划有一个圆形广场(现民主广场)。这个广场比起尼古拉广场略小一些,却也同样规划了纵横交错的八条街道向四周辐射。西南方向规划有街道与尼古拉广场相连;向东一条笔直的道路与港区附近的半圆广场相连,这条街道被命名为基辅大街(现长江路)。沿基辅大街穿越圆形广场(现民主广场)一直前行,会见到一座规划中的桥——这就是如今的胜利桥。桥的南北两侧各规划有一个拱形广场。桥西侧的一处赫然标注:达里尼火车站。这应该是大连火车站最早的选址。

    以桥(胜利桥)为界,桥南是一片商业区,桥北一片区域被规划为行政区。从图例可以看出,在当时这里的大部分建筑都已完成。包括行政办公楼、教会学校、教堂等。规划中的工程师街(现团结街)通往商业区。行政区是达里尼市最早兴建的城区。从行政区的位置看,与商业区隔桥相望,紧邻铁路车站,与港区也相距很近。既方便出行,也便于对港区、商业区加强管理。

    关于城市建设与港口、铁路规划的整体协调性问题,沙俄财政部1899年N239密档《关于大连湾商务港的设施建设进展的情况以及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对大连湾建设的许可》中有专门的明确记载:

    “在对港口进行规划的同时,也看到了对未来市区各项设施的规划的必要性,要避免可能的、在很多港口的规划中都曾出现过的错误——开始阶段,对铁路、港口及其附近的市区之间的关系没有给与相应的重视。这种初期出现的错误可能会产生极其严重、无法弥补的后果,会额外产生许多的费用,从而束缚城市的发展。建设过程中,要兼顾到城市与港口。使用统一的技术设备,既是为港口,又是为城市。例如,能同时服务港口与城市的供水设施等。这样可以极大地节省建造费用。所以,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兴建所有必需的城市设施,全部必须要满足正在兴建的铁路和港口的需求。”

    这应该是“港城一体化”甚至“港城路一体化”理念的最早体现,也应该是沙俄建设达里尼“以港立市”思想的一种表述。

    建城预算:  专门拿出一笔钱种苗圃、建公园

    关于达里尼城市建设的费用,沙俄财政部1899年N239密档《关于大连湾商务港的设施建设进展的情况以及中国东省铁路公司对大连湾建设的许可》中记载:

    “大连湾城区建设一期工程的费用大约是220万卢布,包括土地划归、城市道路的建设、水利工程建设、兴建公园、花园、苗圃园以及建造一些公共性建筑的费用。”

    【后记】

    今天当我们徜徉于迷人夜色中的中山广场,流连往返在繁华的青泥洼商业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大连——这座独特的北方城市所散发的美丽与浪漫。如果说,百余年前的档案让我们意识到,这座城市最初的规划出自强租者的手笔,未免有些令人扫兴;那么,痛定思痛,理清思绪,继续前行才是现在我们面对百年档案时应有的姿态。庆幸的是,百余年前,达里尼市的设计者是以世界大都市为蓝本,设计规划这方水土的。尽管历经沧桑岁月,当年设计中的某些科学理念与合理规划至今仍然值得吸取和借鉴。尤其在建设城市、港口的过程中,务求统一协调,避免不必要浪费的设计思想和要求,如今读来依然振聋发聩。

    当然,我们不能忘记,达里尼市的设计者俨然是以“主人”的身份来设计我们的城市。不难理解,设计中欧洲区精美细致与中国区粗糙潦草的鲜明对比,正是百余年前,国运不昌,人民饱受屈辱的真实写照;不难理解,为什么沙俄要让“达里尼”自由港与城市紧密相邻,让铁路纵横其间与广阔的西伯利亚延伸相连,那都只是为实现侵略者建设通往黄海的入海口的梦想。

    正视并铭记历史,这将让我们不断反思、不断警醒,从而更加珍爱这座美丽的城市,爱护好、建设好这座美丽的城市。

撰稿:孔晶 刘连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