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吊的骄傲
作者:李延海/口述 刘义/整理 来源:大连港新闻中心 添加日期:12-02-17

 


      600吨大海吊是大连港在1974年4月为辽化进口大型成套设备吊装工艺而专门从日本购进的,其水上起重能力600吨,也是当年我国沿海港口最大吨位的海上专用起重船。想当年,在“政治是统帅、是灵魂”的阶级斗争运动风口浪尖上,600吨大海吊也自然成为了大连市对外宣传港口与城市风貌中引以为荣的重点标志。

      1975年初,我从部队复员来到当时令人羡慕的600吨大海吊上做船电工作,因为我刚从部队这所大学校里出来,属于突出政治要求的“根红苗正”。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转交给轮驳公司(公司当年的名称叫做“船舶队革委会”)的这艘600吨大海吊,它的起重卷扬设备全部采用直流电机控制,其日常性的设备维护与保养工作更是非常繁琐。在当年东征西战的作业过程中,我曾亲身经历过数次超长超重大件设备吊装“大会战”,也时有加班奋战至深夜的难忘日子,见证了大连港的发展与变迁……鲇鱼湾港是1974年5月经国务院批复同意兴建的国家战略性石油码头项目,是曾经得到过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周恩来总理特别关注的工程,它更是我国自行勘探、设计、施工建设的重点工程之一。当年,我听人介绍说我国著名力学专家、资深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钱令希就曾工作在建港第一线,为的是要克服国外技术封锁而建设自己的一个“争气港”。从鲇鱼湾建港的第一个沉箱定位与第一跨栈桥的整体吊装时起,600吨大海吊便自始至终地参与到整个建港的工程项目中,历经18个月的艰苦奋战,无论在北风呼啸的冬季或是烈日炎炎的酷暑天气,我船人员曾伴随钱老在码头工地上留下足迹,亲眼目睹钱老等专家亲自查验施工进度以及质量的身影。

       为了鲇鱼湾港的第一跨栈桥能够顺利实现整体吊装成功,钱老等人多次登上我船研究吊装方案。每座栈桥间的跨梁预制构件最重为400吨。记得当第一跨栈桥构件被平稳地整体落墩后,我与海吊上的全体船员都自豪、幸福地欢呼起来,我们用事实向世人展示出“外国人能够做到的,我们中国人自己照样能做到”的新人格、新形象。600吨大海吊除了保证鲇鱼湾建港工作的需要外,还积极地投入到辽化成套设备、元宝山发电厂进口设备、大庆冶炼设备等超长超重大型设备吊装任务中,时不时参与了旅顺军港国防科技试验设备的水下吊装“战役”等。在那个年代,这艘全国第一大海吊为国家重点工程项目建设做出了自己独有的特殊贡献,可谓汗马功劳、战功卓著。

      在开港112周年这个值得庆贺的日子里,我难忘在那600吨大海吊上工作过的几任船长和轮机长,他们是:高禄祥、范世选、李长钦、董家勤、龙启震、宋玉海等人。正是他们带领大家忘我工作、无私奉献甚至是昼夜奋战,大海吊这个群体才保证了一次又一次关键设备的圆满吊装完成;因为有了他们,我所在的海上起重船曾被大连港“工业学大庆”活动树为“乘风破浪的大海吊”十面红旗之一,我也曾荣幸地代表这个先进集体在该表彰大会上做典型发言。

       追昔抚今,我时常感怀着那个火红的年代,感念着在600吨大海吊上并肩作战、风雨同舟的工友们。现如今,那些当年曾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老工友们大都已经退休,他们的光荣事迹也已淡出后人的视线。希望当下正在建设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的海港新人们,不要忘记那一代曾经风餐露宿的老码头人,他们同样是在大连港的发展历史上写有浓重一笔的功臣和勇士!在纪念我港建港112周年之际,作为一名轮驳公司“水上工人”的我,不由地回想起三十多年前建设鲇鱼湾油品码头时的情景。因为,当年我所在的600吨大海吊在鲇鱼湾港建设的日夜奋战中,曾经立下过铭记史册的历史功绩。(宋荣利/提供图片)